日本医院为什么有床位,宁愿空着也不收治新冠患者?

浏览:3535   发布时间: 08月31日

新冠疫情以来,在日本政府汇报疫情的新闻里,经常见到一位医学专家的身影。



他叫尾身茂。日本地域医疗机能推进机构的理事长。



自2020年7月起,被日本政府任命为“新冠病毒传染病症对策分科会”的会长。



内阁在讨论新冠相关政策制度时,需要听取“专业人士”的观点意见。政府每每发布相关决定时,也都会说这是结合听取专家意见后的结果。



因此,经常在政府汇报疫情的新闻里见到尾身茂。打个不太合适的比喻,在许多普通民众眼里,尾身茂的存在感相当于日本版的钟南山、张文宏。


尤其近几个月,日本疫情的失控化与坚持办奥运的巨大矛盾下,身为“政府人”的尾身茂曾数次直言不讳,站到了“不帮政府说话”的那一面。因此,深得民心。



9月1日,著名媒体《AEAR》爆出一条独家大新闻:由尾身茂担任理事长的“地域医疗机能推进机构”(JCHO),旗下5家公立医院的183张新冠专用收治床位,有30%~50%空着。



5家公立医院里最夸张的是东京都蒲田医疗中心,78张新冠专用收治床位,有42张床位空着,空置率高达53%。


现在,新冠病床紧张,一床难求。全日本有11万新冠患者只能呆在家里,美其名曰疗养,其实就是靠自愈。期间,已经发生了太多起人在家里突然死亡的惨剧。



光是东京都内就有6800名新冠患者处于需要入院接受治疗,但排不到床位。东京都不得不另外投入预算,搞了临时过渡站,让患者在过度站等待床位。




那么JCHO旗下的医院为什么有床位,宁愿空着也不收治新冠患者呢?



日本政府有一个鼓励医院收治新冠患者的政策——病床确保支持事业


即医院每拿出一张病床,作为新冠患者专用,政府每天给予7万1000日币的补贴(人民币约4158元)。并且,这个补贴属于旱涝保收,与有没有新冠患者前来入住无关。




像蒲田医疗中心有42张专用病床空着的话,光补贴一天就有298.2万日币(人民币约17.5万)。


一个月下来,啥也不干,这些空病床能从国家那儿获取8946万日币(人民币约525万)的丰厚补贴。


就是我们俗称的“吃空饷”。


仅2020年12月到今年3月为止,厚生劳动省就已向JCHO旗下的57家医院,支付了132亿日币(人民币约7.8亿)的补贴。



奥运会也好,疫情也罢,在金钱嗅觉超级灵敏的大佬们眼里,全是发财的机会。



乡民评论


●让尾身把钱退还回来。

床位没人用也给发放补贴,这条规则就是尾身制定吧。一要把规则改成按照实际使用情况来发放补贴;二要解除尾身的职务,因为他的立场和新规则属于利益相悖。老百姓们缴税,太傻了。


●不论这条爆料的可信度如何。尾身会长、医师会光是呼吁老百姓们要自觉,都呼吁一年以上了,但医疗体制并没有得到强化。这是事实。

呼吁老百姓们要自觉这种事,随便搁哪儿找个素人都能干。纯粹在靠着批判政治家博取人气,一点实际作用都没起到。

是辞去会长职务,还是医师会进行改革,希望能明确下来。


●终于出来这样的新闻了。

经常看尾身的记者会,很明显能看出来,他不太展示科学数据,总是“减少人流量,守护宝贵生命”、“年轻人将传染扩大化了”,这类情绪化的提案。


●这金额大到连理由借口都不好找。照这规模,说没能预先配置好工作人员也不好使。他们是明知故犯吧,压根就没打算配置工作人员,只是利用病床空位能申请多少补贴全都申请了。


●也有人说,病床有了,缺的是医生护士。作为医院比谁都清楚,既然要开辟新冠专用病床,必然随之需要相应的医疗人手。然而医院却刻意搞出这么多纯属浪费的专用床位。


●病床确保支持事业这个制度定得太荒唐。准备了新冠病床,由于没有人手,而无法启动发挥作用的话,补贴就应该按实际启动数来发放。

只要准备个病床,之后就以“没有人手”为由,不收治新冠患者,补贴却源源不断进账。这不成了为诈骗犯专供的制度了。


主营产品:护坡砖、挡土砖